欧洲杯

当前位置:欧洲杯
> 欧洲杯 > 专题报道

【新春走基层】再回白山

发布日期:2019-01-17 信息来源:第一分局 作者:陈颖 摄影:姜黎黎 字号:[ ] 分享

说起白山水电站,或许会勾起很多一局人尘封多年的记忆。这座承载了几代一局人光辉岁月的水电工程,在历经半个世纪的风霜洗礼后,依然巍峨的屹立在松花江上。用它挺拔的身姿见证着岁月的变迁、时代的进步,也见证着一局人走出大山、走出东北、走出国门那铿锵有力的步伐。

欧洲杯再回白山,是春节前夕去走访分局困难职工及家属,这已距我离开白山小镇十余年之久了。作为一名白山水电站三期工程曾经的建设者,再次走近它,心情却莫名的有些紧张,似是要去见一位阔别多年的老友。

再次踏上那片熟悉的土地,却再也看不到曾经的忙碌和繁华,而今的白山小镇人烟稀少,街道有些许的萧条。不过那些残破、老旧的建筑和楼群却正是一局人走出去、干出去的最好见证者。

欧洲杯还记得初到白山,那时的我刚刚走出校门,带着青春年少的激情和无限的求知欲来到了白山水电站三期工程项目部,当看到书本上的大坝就在眼前,地下厂房恢弘气魄,各类施工机械井然有序的忙碌着,那时的自己虽然有点茫然、有点无措,却从未胆怯。依然清晰记得第一次戴上那顶红色的安全帽时,一种小小的骄傲和自豪在心中油然而生。

欧洲杯慢慢地随着对白山水电站的了解,才知道关于这座工程的历史一点都不简单,白山水电站跟一局和一局人紧密的联系在一起,从白山一期开工到白山三期结束,它凝结了几代一局人的智慧和汗水。白山一期工程于1975年开工建设,那时新中国成立不到三十年,国家物资资源匮乏,施工器具落后,很多工作面的开挖和混凝土运输全靠人工搬运,靠着手风钻和半机械化出渣,一局人硬是从大山里掏出了39万立方米岩石,又运进去21万方米混凝土,据记载高峰时期的施工人数高达16000多人。当时的白山水电站地下厂房,是亚洲最大的地下水工建筑群,高边墙、大跨度,举世罕见。

欧洲杯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发展,各类施工机械、设备的种类、数量也在不断增加,各类先进的施工工艺、施工技术在白山水电站初次应用,并取得了显著成果。那时,在白山镇有一局的职工医院、水电一局子弟学校,上下班的时候真可谓是一派繁忙、热闹非凡。好多职工都是带来家属、子女,举家在白山安营扎寨,一住就是十几年、几十年,不少职工及家属更是在白山这个小镇生活了大半辈子。

2006年以后随着白山电站三期工程投产发电,这些曾经在白山电站辛勤半辈子的一局人也开始从白山小镇走了出去,走到了祖国各地,建起了大坝高铁、干起了电站厂房。当每每谈起白山电站,他们都会侃侃而谈,似乎是有说不完的故事,更有讲不完的趣事,更有一种亲切的称呼叫“咱都是白山老人儿”。

而今,再看那座巍峨的白山大坝,它依旧巍峨挺拔的屹立于松花江中,它那特殊的三心圆重力拱坝的坝型设计,恰似一双热情张开的双臂,在静静的拥抱着这白山黑水,默默地用它的力量承担着保护下游、带去光明的神圣使命。








【打印】 【关闭】
浏览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