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杯

当前位置:欧洲杯
> 欧洲杯 > 一局艺苑

发布日期:2019-01-06 信息来源:第一分局 作者:刘志勇 摄影:刘志勇 字号:[ ] 分享

生长在东北的孩子,记忆中每逢元旦前后,都会有雪的光顾,或是大或是小,漫天飞舞,雪过天晴,城市一片银装素裹。冬如春秋,自古就被诗人们所喜爱,雪作为大东北冬天的象征,更让这个传统节日增了一份圣洁和诗意,添了一丝温馨与浪漫。

或许是因为气候变化,也或是种种其他原因,最近两年的冬天降雪少得可怜,有时一整个冬天也难得下几场雪,零星的几片小雪花落在地上、身上、屋檐上,道路都还没有泛白,太阳出来一看便踪影全无了。或许是物以稀为贵吧,这几年每每到了冬日,尤其是雾霾笼罩、流感来袭的时候,人们大都异常的期待一场大雪的来临,偶尔在新闻中听到南方某某处迎来了大面积降雪,心中还不免有一些羡慕和失落,要知道,在以前,雪可是我们北方人经常向南方小伙伴们炫耀的谈资啊!

还记得小时候,下雪天的课间和放学后是我们最开心的时候,堆雪人、打雪仗、抽冰猴、打“出溜滑”,也尝试着像鲁迅先生《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中的样子,扫开一块雪,撒一些米粒,用一根木棒支起一个罩子来捕麻雀,虽然从未“得手” ,但值得去品味的,从来都不是捕捉到的快感,而是与小伙伴们一起合作建立的友谊。

那时候的雪下得很大,静静地、轻轻地,“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一大早推开门,雪深得会没过小腿,踩在雪地里跌倒是经常的事,那时候的我,还不懂得塞北的雪、燕赵的雪、江南的雪、高原的雪这样的浪漫,只懂得在这样的冰天雪地里,青春是我们唯一拥有的财富。雪过天晴,清雪车把雪高高的堆在马路中间、两侧,

欧洲杯在车里经过,像是经过一片白色的麦田,只不过此去经年,这样的场景也如当初的大雪一般,难得再见。

或许是老天听见了我们心中的呐喊,今年的雪,终于有了冬天该有的样子,吉林引以为傲的雾凇,见到也不再是苛求,瑞雪兆丰年,预示着2020会是一个丰收的年份!

我对雪的喜爱,不仅是爱它的洁白清丽,晶莹多姿,更爱的是它内涵隽永的哲思与生命的粲然,它的空灵,它的神韵。雪花飘落人间,是它生命的归宿,而我们踏之留过的印记,是于雪花、于自己最美好的记忆。






【打印】 【关闭】
浏览次数: